未庄子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论坛 BBS<返回论坛列表页
有朋自草原来
2017年6月6日 08:32
分类: 文化生活



   有朋自草原来未庄子(左)和梅傲雪在哈尔滨东站未庄子(中)和梅傲雪(右)及夫人在哈尔滨老道外中华巴洛克未庄子(左)和梅傲雪在哈尔滨老道外大戏台前梅傲雪和夫人在哈尔滨老道外大戏台前梅傲雪在哈尔滨老道外大戏台前未庄子(右)和梅傲雪在老道外“三八妇女饭店”旧址前,1958年,周恩来总理曾到这里视察梅傲雪在百年老店“老鼎丰”梅傲雪在巴洛克院内小舞台上劝君更饮一杯酒,梅傲雪(右)和原军农三连战士、曾任黑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常好礼原军农三连指导员盛乐山向梅傲雪夫人敬酒,中间为原军农三连战士、黑龙江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教授王德福2017年5月29日,早上七点多我就从家里出发了,赶往哈东站去会见一位博友。在车站大厅门前的台阶上,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张望,我心里断想,这就是他,我急步赶去。他也看见了我,笑着伸出手,于是,我们的双手握在了一起。这位博友就是梅傲雪。梅傲雪家在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原籍山东即墨。这次梅傲雪外出办事,路过哈尔滨,他是28日晚上到达哈尔滨的。几天前,他和我联系,想见一见,于是,我们有了这次会面。梅傲雪已年近60岁,却有40岁的颜值。热情、开朗、洒脱,就像他的抒情诗一样热情奔放。我们一起走进他在附近住的旅馆房间,他向我介绍了他的夫人。我们一见如故,三句话不离新华博客。我们谈起了新华博客那些红火的日子,我们谈博友信阳龙吟、信阳小圈子,我们谈博友张新民主席,我们谈远在内蒙古牙克石大山深处的桦林雪,我们谈……。说起近些年新华博客的凄凉现状,我们不禁黯然神伤。梅傲雪夫妇已买好车票,下午3点就要离开哈尔滨。于是,我们中断了谈话。在哈东站,我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打车直奔老道外中华巴洛克。我们在中华巴洛克,边走边聊边拍。在“三八妇女饭店”旧址前我们驻足留影。1958年,周恩来总理视察哈尔滨时曾到这里,和女店员们谈笑风生,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他那亲切的乡音。在江苏,我的老家距离淮安不到百里。我们还逛了百年老店“老鼎丰”,在这里我们似乎听到了历史的回声。中午,我们在巴洛克“老街馅饼店”用餐。我邀请了原军农三连的几位战友一起来聚会。1968年底,我们一些大学毕业生来到黑龙江嫩江双山军队农场劳动锻炼,朝夕相处一年多,结下了一生的友情。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把我们的友情沉淀得更加纯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互相敬酒,互相祝福节日快乐!因为第二天,5月30日,就是端午节了。不知不觉,就到下午1点半了。梅傲雪夫妇要赶往哈东站,不得不提前退席。我把梅傲雪夫妇送上出租车,互相挥手告别:再见!2010年5月24日,我给梅傲雪写了一篇文章《马头琴声悠悠让人醉——给博友之五》,在文章中我给梅傲雪的性别和民族都弄错了,不得不补写一篇《题外话:这就是网络的魅力》,加以纠正。这也算是新华博客的一段佳话吧。现在,我把2010年5月28日写的那篇《题外话:这就是网络的魅力》重新发表,回忆一下当年新华博客的盛景吧。 题外话:这就是网络的魅力5月27日,我的博文《马头琴声悠悠让人醉》发表后,博友小华写下点评:“喜欢悠扬、沉郁的马头琴……推荐!(梅老师真是“梅兄”哦)”我看了括弧里的话,心里一惊:难道梅傲雪是男性?我在博文中有这么一段话:有意思的是,有博友称梅傲雪为“梅兄”,还有的博友称梅傲雪为“先生”,我猜想,梅傲雪是女士,只有女士才能写出那么细腻又那么动人心魄的爱情诗篇;梅傲雪是蒙古族人,只有雄才大略的成吉思汗的后裔,才能写出那么豪放又那么激情澎湃的诗篇!我看了小华的点评,马上给她发去留言,求证:梅傲雪究竟是男性还是女性?小华回复:“他确实是个男的。”我这才明白,我犯了个错,把博主的性别都弄错了!我又给小华发去留言:“小华朋友好:谢谢你告诉我的实情,这才是诤友啊!我可上了梅先生的大当了!我一直把她当成女的,根据主要是她的名字,其次是他的诗作。我把他的诗文都浏览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他是男儿身的信息啊!南通邱芬、桦林雪都称梅傲雪为‘先生’‘梅兄’,他们怎么知道的?我怎么就不知道呢?弄出大笑话了!你看出我是书生的本色了吧?呵呵……”我也给梅傲雪梅先生发去留言(悄悄话):“梅先生:您好!我可上了您的大当了,我一直把您当成女儿身了!您的诗作我都浏览了一遍,一点也没有发现您是男儿身的破绽!这可能就是网络的魅力了!”当天晚上,博友清风拂露在点评中也说:“我也曾以为他是姐姐的,呵呵……”我回复说:“直到今天我才弄清了是位‘梅兄’‘先生’,我一直认为,那美好的诗意只能从女子的心灵里流淌出来,真没想到……谢谢两位诗才!”5月28日上午,梅傲雪给我发来留言,坦承:“我是男性。”又说:“我虽然在内蒙,但我是汉族。我没有居住在草原,在旗政府所在地住。因为我写情诗,怕造成不必要的事端,所以有时会以女性面貌出现,给您造成误解了!”我的两项猜想都失败了,不过事出有因,他为了保护自己,“有时会以女性面貌出现”,我是雾里看花看花了眼,被迷惑了。他虽然是汉族,但长期在内蒙古“旗政府所在地住”(相当于县城),他的思想感情已经草原化了。不然,他不会写出那样热情奔放的草原诗!至此,关于梅傲雪性别的问题,对我来说,已是尘埃落定了。我不禁回忆起和梅先生的一段交往。2009年,我开博不久,一个叫梅傲雪的来访,写下鼓励的话。那时,我的门前冷落车马稀,来个客人当然很高兴。我也作了回访,读了他的诗,写下点评,意思是说:您的名字就像您的诗一样充满诗意!这样,我们就有了来往,他发表了新作,就到我的博客转一圈;我发表了文章,也到他的博客看看,似乎有了默契:对方一来,肯定有新诗、新文发表!自从“认识”后,他的诗我一首也没落下,我的文章他每次都点评。他每逢节假日,还经常给我写下留言,祝福我快乐!而我给他写留言祝福的话极少,我想:对女性不能太“亲密”了!在此,我要向梅先生说声道歉了!梅先生的诗大气、纯情、唯美,我总把他的诗和女性联系起来,和“梅傲雪”联系起来。我甚至勾勒了“梅傲雪”的形象:五十来岁,胖胖的,脸白白的,家住内蒙古大草原,与蓝天白云为伴,是牧民世家,有奶香,也有书香,气质不凡……2009年9月25日,梅傲雪在博文《儿子参加国庆六十周年游行方队,我也倍感光荣和自豪》中说:正在北京上大学的儿子作为大学生的代表,入选国庆六十周年大学生游行方队了,“是全部游行方队的第三个方队,我儿子是北边排第九名队员。届时他们将以饱满的激情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及军队领导人的检阅。这是一个人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所以我为儿子能有幸参加这样一件极其光荣的大事而感到无尚光荣和自豪!”我认为只有母亲才有这样细腻的感情!清风拂露评价梅傲雪说:“他的心地真诚善良。”梅傲雪有一首诗:博友我是你那水中的月你是我那镜中的花虽然我们日日交谈但从未说过一句话网络像一首矇眬诗,有着诱人的魅力!我写文章公开“披露”梅傲雪的性别,不会影响他博客的点击率吧?我想,不会的,有道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小华已经离我们而去了,很多博友关博、停博,或者转移到别的网站去了。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咫尺天涯皆有缘此情温暖人间…… 2017、5、30端午节

  • 浏览: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跟帖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更多功能
批量上传图片
上传视频
写博客
收藏本贴
接收邮件
使用日历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置顶帖子
<
>
论坛热帖
<
>